新加坡狮城宝 精选推荐 狮城新闻 查看内容

新加坡会是游戏人的好选择吗

2022-12-20 01:49| 发布者:狮城老黄| 查看:204| 评论:0

摘要:如果说游戏公司奔向蒙特利尔是为了追逐3A游戏梦,那么在新加坡开分部听起来就比较接地气一些,对从业者来说新加坡相较起来也是门槛更低一点的跳槽选择。就在最近半年,腾讯、米哈游和莉莉丝三家大厂相继推出了新的品 ...

如果说游戏公司奔向蒙特利尔是为了追逐3A游戏梦,那么在新加坡开分部听起来就比较接地气一些,对从业者来说新加坡相较起来也是门槛更低一点的跳槽选择。

就在最近半年,腾讯、米哈游和莉莉丝三家大厂相继推出了新的品牌,这些品牌的业务主体选址又不谋而合地选在了新加坡。加上入驻比较久IGG和游族网络等公司同样在当地有更多新动作,游戏公司在新加坡的业务规模已经有做大的趋势。

当地开设的职位也显得更为包容些, 引入3A游戏制作经验的人才固然是大厂的追求,但另一方面公司在新加坡多数还需要负责全球化的游戏发行工作,择业门槛不会高不可及,还有公司计划引入校招生来扩大规模。

在出海潮涌来的时候,不仅游戏和游戏公司选择出海,转战海外渐渐成为了从业者的职业规划方案之一,从3A游戏、独立游戏再到电竞运营,当地团队需要的人才种类还是比较多样的。


接纳高水准的3A游戏研发,也招接地气的电竞运营

1、米哈游:3A新项目和社交平台

HoYoverse的新品牌到今年初才官宣,不过据招聘信息显示,米哈游的新加坡分部COGNOSPHERE在2021年就正式成立,布局时间不一定和蒙特利尔工作室相差太多。而且招聘信息对新加坡分部的描述是「Global HQ(全球总部)」,预计在推进全球化业务过程中担任比较重要的角色。

在今年米哈游的招聘信息中,国际化培训生可以根据意愿选择在上海或者新加坡就业,主要负责市场公关、社群运营、美术设计等发行工作。米哈游在新加坡分部成立不久后就有往里输送新鲜血液的打算。

从品牌名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个全球分部应该不只是游戏业务而已。HoYoverse的官网显示HoYoverse除了《原神》《崩坏3》等游戏产品外,还囊括桌面软件《人工桌面》、社区产品《HoYoLAB》等。

目前在新加坡办公的岗位比较多的是与社区平台《HoYoLAB》相关的职位,包括产品经历、海外支付的数据分析、安卓、iOS、PC端的工程师等。游戏相关的岗位主要和美术挂钩,包括视觉设计、怪物概念设计和人物概念设计,而且参与的都是旗下的预研新项目,还明确要求怪物概念设计师要有3A游戏的相关从业经验。

根据选自my careers future(新加坡政府代理网站,下文信源相同)的招聘信息,米哈游给出的薪酬区间大约和一线厂商持平。以同等职位的iOS工程师为例,米哈游开出月薪7000~10000新币的水准,对比Garena7000~13000新币、雷蛇5000~10000新币都不算有太大差距。


2、腾讯:发行品牌和3A游戏研发

腾讯最早在2020年10月就被报道出要在新加坡设立区域中心,计划将包含海外游戏发行等业务转移到海外来。去年底正式推出新品牌Level Infinitie之后表示在新加坡和荷兰阿姆斯特丹设立办公室,而品牌运营的公司主体PROXIMA BETA其实在2016年已经在新加坡设立,之前就是海外业务的运营主体。

类似的,腾讯IEG在海外各地也有为实习生开设岗位,其中新加坡的实习生岗位是种类最多的,包括产品方向的产品策划/运营、技术研发方向的后台开发、技术研究方向的机器学习、数据科学等。

社招的研发岗位也有不少比较有意思的选择。比如在这个月开设了资深游戏客户端工程师的岗位,负责的是开放世界项目的客户端模块设计和开发;资深3D渲染工程师则需要负责一款PC、主机、手机多平台3A级别游戏的渲染技术开发,还需要跨项目协作以及为其他项目提供技术建议。

上个月还在招募MOBA手游海外发行数据分析师,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传说对决(Arena of Valor,简称AOV)》项目的。之前《晚点财经》报道到腾讯在去年9月将这款游戏升级为重要的战略级项目,投放预算翻倍提升。


3、Garena:《Free Fire》及电竞赛事

要说去新加坡找游戏公司,通常Garena很自然就会被纳入考虑范围内。Garena是当地互联网巨头Sea的游戏部门,主营能够支持低端安卓设备的战术竞技游戏《Free Fire》,聚焦于东南亚市场。

伴随着一起成长的是电竞赛事。《Free Fire》在2019年举办的首场国际赛事就以100万观看人数创造了新纪录,成为当时Youtube最高同时观看人次的电竞赛事,到了2021年这个纪录已经上涨到540万,仍是《Free Fire》保持。

不过今年开始《Free Fire》却有些动荡。2021年公司的前五款游戏(包括《Free Fire》和代理产品)贡献了97.4%的数字娱乐收入,其中《Free Fire》占了很大一部分。今年先是1月份的时候Krafton起诉了Garena的《Free Fire》和《Free Fire Max》抄袭了《绝地求生》,再是2月份的时候《Free Fire》在印度被禁,对公司营收造成比较大的影响。

今年Q1Garena的经调整利润同比下降40%到4.31亿美元、季度活跃用户同比下降了5.1%,《Free Fire》的平均MAU从全球Google Play第二高的位置下降到第三的排名,接连事发的确对游戏有所影响。

不过从择业的角度来看,Garena毕竟还是扎根于本地的公司,从业者可以选择的岗位也会更加丰富一些,除了常规的研发、商务、营销岗以外,还包括法律助理等选择。


4、朝夕光年:几乎从零开始组建,包括独立游戏团队

朝夕光年在字节跳动官网上有在为新加坡分部招聘人力资源业务合作伙伴,将负责「从0到1搭建新加坡的游戏团队」,推测目前的游戏团队还处在雏形阶段。

相关的业务可能和公司旗下的独立游戏品牌Pixmain有关,公司同时在招聘独立游戏的市场岗位,负责和媒体、游戏团队对接,在全球推出推广活动。

Pixmain最初成立于2020年,国际化的味道比较浓重,不仅负责了《波西亚时光》等国产游戏出海,也和克罗地亚、法国的独立游戏工作室有合作,今年还在Steam上举办了Enter the Dragon主题活动,展现了不少其他国产独立游戏。

另外一提的是,被字节跳动收购的沐瞳科技也在新加坡设立了办公点,而且目前还是新加坡游戏协会的成员。当地团队主要负责拳头产品《Mobile Legends Bang Bang(简称MLBB)》的电竞赛事等活动,不过目前的招聘岗位主要设立在印尼的首都雅加达,负责的团队是一支新加坡、印尼、中国的跨国团队。


5、拳头:老项目和格斗游戏的开发

2016年拳头游戏在香港开设了第一家国际化工作室并推出了《符文之地传说》,2020年公司在新加坡再度开设新的工作室。工作室会和美国总部共同研发《英雄联盟》《符文之地传说》《云顶之弈手游》,同时也有在组建团队负责研发《瓦洛兰特》和未发布的格斗游戏《Project L》

《Project L》

目前《瓦洛兰特》开放了虚幻的软件工程以及美术相关的岗位、《Project L》只开放了美术岗位,相比之下关于《英雄联盟》的岗位涵盖系统开发、美术设计、音频设计、HR等岗位,比起新项目有更多的选择。


6、网易:游戏发行和全球投资

网易在新加坡开设的工作室主要负责东南亚地区的游戏发行和全球游戏的投资,暂时还没有研发相关的业务。目前开设的岗位包括PC游戏的发行、东南亚业务发展经理、负责风险管控的投资后战略经理等。

从网易披露过的投资消息来看,自2013年到2021年有四成的投资标的都是海外公司,为全球化而努力的过程中,投资是助力的一环。去年投资的英国公司开普勒互动也在新加坡开设了运营中心,今年推出的动作游戏《师父》获得IGN 9分的评价。预计未来仍有寻找海外投资对象的打算。

在发行方面,丁磊在今年的财报会议上表示「除了手游以外、端游、主机游戏都是我们的发展重点」。去年的《永劫无间》在海外同样受到欢迎,甚至就在新加坡举行了第一场世界锦标赛。目前游戏发行业务不局限于国内成熟的手游市场,从全球化的眼光来看,公司同样需要有PC游戏和主机 发行经验的人才。


7、莉莉丝:发行品牌Farlight

Farlight品牌在今年才正式发布,不过莉莉丝在之前就有在新加坡酝酿相关业务,包括2020年在当地注册的公司主体Wonder games和Miracle games,分别对应旗下的《Warpath》和《Farlight 84》。

目前在招聘网站上可以找到数据中台工程师的岗位,不过在Farlight官网上还没进一步开发招聘信息,有意愿的话仍可以通过邮件的方式递交申请。


8、IGG:从当地学院物色游戏专业学生

IGG的研发团队主要位于在国内的福州,不过因为税率的优惠,公司在2009年就已经在新加坡注册了主体并安置了人数占比大约5%的团队。

新加坡现行企业税率为17%,因为当地推出的「发展与扩张奖励」,IGG作为网络游戏业务的知识产权拥有人及国际总部,可以在2010~2016年总共七年期间享受5%的优惠税率。

目前IGG仍享受10.5%的优惠税率,对比其他地区介于15%到34%的税率来看,新加坡的税收优惠仍然给公司省出了不少的利润。

新加坡团队仍在扩张当中,开放职位包括开发和运营。另外IGG继续和院校合作并指定实习项目,去年还在新加坡理工大学、新加坡理工学院、淡马锡理工学院、共和理工学院和新加坡南洋理工学院设立IGG奖学金,以学院为起点物色人才。


9、其他外企

新加坡也还有其他知名大厂可以作为选择,比如育碧、Voodoo、EA、索尼都有设立办公点。其中育碧的新加坡工作室在2008年成立,主导项目包括《骷髅与骸骨》,也会参与制作《刺客信条Ⅱ》之后的历代系列作品。

除了大厂之外,新加坡本地也孕育出一些独立游戏的团队。

比如General Interactive制作了《Chinatown Detective Agency(水车牛侦探社)》,是一款赛博朋克题材的像素解谜游戏,游戏内容涉及了新加坡的唐人街。游戏已经在上个月由Humble games和国内的轻语工作室在Steam上发行。

《Chinatown Detective Agency》

Skrollcat Studio制作的平台跳跃游戏《HOA(花之灵)》已经在去年8月发售,制作团队的4名成员都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毕业生,他们以吉卜力工作室的动画为灵感制作了《HOA》。

《HOA》

Ysbryd games是专门面向独立游戏的发行商,过往比较知名的游戏产品包括《VA11 HALL-A》,之后的续作《N1RV Ann-A》原定也是由Ysbryd games发行,不过2020年的时候游戏就宣布无限期延期。


行业环境变得成熟,高薪伴随着高支出

其实新加坡的游戏行业氛围在近两年变得更加浓厚起来。比如2019年12月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GEF)正式成立,并在新加坡设立了总部。而新加坡游戏协会SGGS也只是在2020年才正式成立,该机构集合当地企业的名录并开展行业相关的交流活动,也希望能推动电竞行业的发展。如今协会正在为执行委员会进行选拔,每届会在任2年时间,而现在也仅仅是第一届的轮换而已。

可以说当地的游戏行业才正开始走向规模化,而伴随着游戏行业和经济的发展,新加坡对外籍员工也开始抱有更高的期待和要求。

就业准证(Empolyment Pass,简称EP)是新加坡政府一直以来为了引入外籍的专业技术人员而设立的工作准证,签发之后申请者就可以在居留期间无出入限制。

不过从今年9月份起,新加坡政府计划对EP的申请门槛从4500新币上调到5000新币,而且年龄更大、经验更丰富的应聘者还需要更高的月薪来申请资格。

从明年9月份起,当地还计划增设互补性评估框架(COMPASS),将通过应聘者的薪资、学历、用人单位的员工多元化程度和应聘本地人的程度(以此对应下图的C1~C4)来衡量EP的申请资格。这也就意味着未来EP的申请条件会越来越严格、门槛也会越来越高。

在顺利拿到Offer和EP之后,高薪酬的同时还伴随着高额的生活成本。英国经济学人智库的《2021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中,新加坡和巴黎的消费水平在173个城市样本中并列第二高。

拿住房费用来说,《商业时报》根据房地产门户网站的数据报道到,今年4月份公寓租金环比上涨了2.3%,已经超过2013年1月时创下的峰值;相较划算的HDB组屋也上涨了1.9%的租金,超过2013年8月时的纪录。这已经是公寓租金连续16个月、组屋连续22个月的租金上涨了,而且随着国家重新开放以及外籍员工迁入,涨势可能还会持续下去。


结语

从本地的游戏行业发展来看,新加坡凭借高性价比的数据中心、大规模的电竞赛事受众等陆续成为了游戏公司拓展海外业务的据点,因此渐渐出现了新的就业需求。至于从业者究竟值不值得前往打拼,就需要结合个人经验和生活需求的条件了。


来自:游戏新知君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最新评论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