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艺博会-导览攻略

2023-1-19 11:42| 发布者:小坡通| 查看:1686| 评论:0

摘要:2023年1月11日,新加坡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艺博会——新加坡艺博会(ART SG)在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揭幕,博览会由瑞银集团和The Art Assembly合作举办。来自全球35个地区的共160余家画廊参展,其中既包括高古轩、卓纳 ...

2023年1月11日,新加坡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艺博会——新加坡艺博会(ART SG)在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揭幕,博览会由瑞银集团和The Art Assembly合作举办。来自全球35个地区的共160余家画廊参展,其中既包括高古轩、卓纳画廊、白立方、佩斯画廊、Kukje Gallery、贝浩登、Thaddaeus Ropac、三潴画廊等在内的国际蓝筹画廊,也包含STPI、Yeo Workshop、FOST Gallery等众多新加坡本土画廊的中坚与新兴力量。

来自中国大陆的共16家画廊参展,包括BANK画廊、东画廊、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没顶画廊,以及在海外设有据点的香格纳画廊、唐人当代艺术中心、麦勒画廊与Tabula Rasa画廊。ART SG对于在过去一年面临严厉封控环境,实体博览会几乎全部取消的大陆地区画廊而言,是久违的一次释放,同时也是自1月8日中国大陆取消入境核酸检测与集中隔离后,中国画廊加入的首站国际艺博会。

ART SG展会现场,2023年

除GALLERIES 画廊单元外,FOCUS 焦点单元为呈献个展、双人展或专题展览的主题单元。FUTURES 未来单元为成立未满六年的年轻画廊或艺术家运营的艺术空间提供平台。同时,作为一座在过去三年中区块链行业活动频繁、并吸引大量加密货币公司落地国家的首个大规模艺博会,ART SG为本次博览会特别设置REFRAME重构单元,呈献参与、运用及展示数字科技实践的画廊,作品涵盖数字绘画、动画、沉浸式装置、增强或虚拟现实,以及非同质化代币(NFTs)等,吸引了来自上海的Vanguard画廊、来自纽约和旧金山的Bitforms gallery、来自苏黎世的Kate Vass Galerie等共8家画廊参展。

展会的公共艺术项目包括大型场域特定装置作品、特别策划的影片展区,以及讲座和教育活动。影片展区由泰国策展人、曼谷Jim Thompson 艺术中心艺术总监和近期获委任为 2023 年泰国双年展艺术总监的格拉西亚·卡威旺(Gridthiya Gaweewong)策展,讲座项目由 Para Site 前执行董事和 2024 年悉尼双年展的总监康喆明(Cosmin Costinas)策划。

图片ART SG展会现场,2023年

图片ART SG举办地,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

尽管众多画廊将新加坡视为东南亚艺术的潜在中心,但该地区崛起的年轻一代收藏家的胃口却更加全球化。新加坡艺术收藏家、ART SG顾问团成员Michael Tay深信,新加坡人不一定想把自己局限在一个特定的区域流派:“新加坡人是全球公民,他们大多游刃有余;我们的兴趣和品味与其他全球城市的公民相似。我相信,ART SG将符合这些愿望”。ART SG展会总监杨淑茵也持同样的观点:“Art SG可以作为新加坡艺术市场持续增长的催化剂,因为它作为该地区的门户,与国际艺术界的联系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新加坡一直以来都拥有非常多元的文化背景,近年来更呈现出国际化的趋势。最近几年,新加坡成为一个新的文化目的地,对艺术收藏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多元化。新加坡已经为培育艺术生态系统投入了一定时间,我们希望有一个拥有国际画廊的艺术博览会,能让该地区更多的收藏家将他们的收藏扩展到本地艺术家之外,将新加坡转变为一个全球艺术中心。”Thaddaeus Ropac亚洲总监朱端丽(Dawn Zhu)表示。Thaddaeus Ropac在展位现场带来玛莎· 琼沃斯(Martha Jungwirth)、亚里克斯·卡茨(Alex Katz)、汤姆·萨克斯(Tom Sachs)、乔治·巴塞利兹(Georg Baselitz)、罗伯特·劳森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等艺术家的作品,与艺术家目前在全球的机构与画廊展览相呼应。VIP开幕首日售出作品包括大卫·萨利(David Salle)的一件大尺幅画作,以42.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给一座亚洲博物馆,以及奥利弗·比尔(Oliver Beer)的画作,以3.3万英镑售出,埃尔-萨伊 (Mandy El-Sayegh)的一副画作以7万美元售出。

图片Thaddaeus Ropac展位现场 图片来源:Thaddaeus Ropac

卓纳画廊在展位带来包括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约什·史密斯(Josh Smith)和尼奥·劳赫(Neo Rauch)在内的众多国际艺术家的新近创作,以及日前正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的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的作品。画廊在博览会开幕前数小时内已有过半作品售出,包括凯瑟琳·伯恩哈特(Katherine Bernhardt)的两件大尺幅绘画作品,以及尼奥·劳赫、卡罗尔·博夫(Carol Bove)、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等艺术家的作品,销售额超过250万美元。

图片卓纳画廊展位现场 图片来源:卓纳画廊

白立方在展位呈现了包括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伊米.诺贝尔(Imi Knoebel)、莫娜·哈透姆(Mona Hatoum)、刘韡在内的多位国际艺术家的30余件作品,并在PLATFORM单元带来野口勇的游乐雕塑系列《Octetra》。该系列成型于1965年,是展现了艺术家对空间、自然和感官互动的关注的代表作。VIP首日已有安塞尔姆 · 基弗(Anselm Kiefer)、艾珠·克利丝汀(Christine Ay Tjoe)、玛格丽特·于默(Marguerite Humeau)等艺术家的共17件作品售出,销售额180万英镑。

图片白立方在PLATFORM单元带来野口勇的游乐雕塑系列《Octetra》,ART SG展会现场,2023年

立木画廊将目光聚焦东南亚及亚太艺术,呈献出生于马来西亚的艺术家曼迪·埃尔-萨伊(Mandy El-Sayegh)的展览,并带来韩国雕塑与装置艺术家李昢(Lee Bul)及新晋越南裔美国画家 Tammy Nguyen的作品。

图片立木画廊展位现场

作为新加坡本土画廊的中间力量,STPI Creative Workshop & Gallery带来五位东南亚及亚太地区重要女性艺术家的作品:新加坡艺术家蔡艾芳(Genevieve chua)与韩少芙 (Han Sai Por)、韩国艺术家梁慧圭(Haegue Yang)、泰国艺术家碧娜里·桑比塔(Pinaree?Sanpitak)、印度艺术家布拉帕瓦蒂·梅巴伊尔(Prabhavathi Meppayil)。蔡艾芳的个展“grrrraaanularrrrrrr”亦将同期于STPI揭幕,呈现艺术家的全新系列作品,探索物质性、现实和身份的多种角度与怪癖。

图片STPI Creative Workshop & Gallery展位现场 图片来源:STPI

新加坡画廊Yeo Workshop在FOCUS焦点单元带来题为“From the Land of Gold Below the Winds in South Seas”的策展展位,展出新加坡及东南亚跨学科艺术家费罗尔·达玛(Fyerool Darma)、菲利普·塞亚西亚(Filippo Sciascia)、桑提(Santi Wangchuan)和斯塔·萨斯米塔(Citra Sasmita)等人质问历史与文化的艺术创作,呈现一座历史的、迷幻的、超现实的,同时也是异国情调与自我批判的东南亚图景。

图片童琼(Quynh Dong), 《Trong rüng chuói (In The Banana Forest)》, 2019年,45分钟,影像静帧,Yeo Workshop在ART SG展位呈现 图片来源:Yeo Workshop

马尼拉画廊The Drawing Room在FOCUS焦点单元带来菲律宾著名女性画家潘桑托斯(Pam Yan Santos)题为“Building Things We May Not Know”的个展,探索包括日常亲密关系、家庭生活和女性在母亲、妻子和艺术家之间的角色切换的主题。

Tabula Rasa画廊在FUTURES未来单元展示了艺术家苑瑗、李涛的一系列新作品,并在博览会特别策划单元 NEW/NOW & FILM 中呈现萧涵秋的新绘画作品,同时在FILM单元中展出程新皓的影像作品。艺术家李涛的个展也在博览会期间于新加坡恬澤園呈现(1月10日至1月15日)。

图片李涛,《咔哒2》,2022年,Tabula Rasa画廊在ART SG展位呈现 图片来源:Tabula Rasa

在过去三年中,新加坡倚靠友好的监管政策吸引了大量科技新贵的流入以及加密货币公司的落地,多个重要区块链行业活动在此举办。这推动ART SG在博览会中特别因地制宜的推出FRAME重构单元,以“充分利用新加坡在科技创新领域的领先地位,集中呈献数字艺术的最新实验与基于区块链的艺术创作。”在“重构”单元中,Bitforms gallery展出了里非克·阿纳多(Refik Anadol)的作品,作为数据美学和机器智能领域的先锋,阿纳多的作品重新定义了当代的科技参数和以演算法为基础的实践。Vanguard 画廊呈现了来自大湾区的啾小组(Jiū Society)持续进行的项目《雪姑七友》,当中涉及多种媒介,包括场域特定装置、雕塑、绘画、影片和加密艺术,其名称取自 1955年的香港音乐喜剧电影,该电影大致围绕《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内的角色构思。

图片Vanguard 画廊展位现场 图片来源:Vanguard 画廊

“新加坡已经成为一个新的技术和加密货币中心,标志着新一代的财富和新的品味与趋势。”总部位于首尔的Kukje Gallery副总裁Bo Young Song说。Kukje Gallery在焦点单元呈献了一场互动性的展览,带来澳洲原著民艺术家丹尼尔·博伊德(Daniel Boyd)的新作,博伊德以其作品对澳洲殖民历史背后既存的浪漫主义观念的质疑和挑战为名。

ART SG的联合创始人任天晋(Magnus Renfrew)表示,“作为东南亚地区迄今甄选规格最高和规模最大的艺术展会,新加坡艺博会的启动将为亚洲文化景观打造一个关键时刻,并让全球文化群体聚焦新加坡。首届展会从规模到参展阵容,皆反映出对该区艺术市场重要性的坚定承诺和共同信念。”任天晋也是The Art Assembly的联合创始人之一,The Art Assembly在亚洲经营着一系列的博览会——包括台北当代、悉尼当代(Sydney Contemporary)、印度艺术博览会(India Art Fair)、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Photofairs Shanghai)和即将举行的东京现代艺博会(Tokyo Gendai)。任天晋也是2008年香港国际艺术展(Art HK)的创始董事,并在2013年MCH集团收购Art HK时担任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创始董事,他还是于2019年揭幕的台北当代艺博会的创办人。从香港到台湾,将国际当代艺术带入本地的努力同样是ART SG的重要尝试。

图片ART SG并不是该国第一次尝试举办颇具雄心壮志的区域和全球市场博览会。2010年启动的“艺术登陆新加坡”(Art Stage Singapore)在2019年的最后一刻因财务问题而被取消,该艺博会由曾在1991年至2000年担任巴塞尔艺术展总监的洛伦佐·鲁道夫(Lorenzo Rudolf)创办。同时,伴随中国大陆1月8日取消入境核酸检测与集中隔离,在3月份到来的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即将迎来大陆画廊主、藏家的回归。新加坡在新的外部环境与来自香港、上海等其他城市的竞争中如何持续保持作为新兴艺术市场中心地的优势仍然面临考验。

尽管如此,参展商们这次仍然非常乐观。“现在的格局已经不同了,艺术博览会的整个背景已经不一样了,”卓纳画廊香港空间资深总监许宇(Leo Xu)说,“Frieze Seoul和Art021的成功已经证明了区域性博览会的价值。”

图片WOAW画廊新加坡空间外景

ART SG举办同期,香港的WOAW画廊和东京的白石画廊在新加坡开设前哨站,WOAW画廊位于新加坡唐人街的空间是画廊迄今为止最大的场地,白石画廊的新加坡据点同样是画廊目前在亚洲最大的空间。2022年,厉蔚阁宣布任命陶啟勇(Dexter How)为画廊东南亚地区总监,并将常驻新加坡。在纽约、伦敦、香港和首尔设立空间的立木画廊也将其业务扩展到了新加坡,并任命了驻新加坡总监Ken Tan,负责监督画廊在东南亚的活动。

新加坡在疫情期间宽松的防疫政策,及近年在艺术、科技与金融领域的持续发力,使该地重新引起了艺术市场多方的关注。2018年,巴塞尔艺术展的母公司MCH集团在该年11月,即ART SG宣布启动数月后撤出了对博览会的投资。当MCH集团于2022年1月宣布回购ART SG15%的股份时,集团新闻发言人Christian Jecker表示,“MCH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加强香港巴塞尔艺术展的地位,为亚洲艺术界的长期实力做出贡献,是我们的战略支柱之一。参与ART SG在以加强艺术市场和MCH集团在亚洲地区的影响力为导向的视野中,是一个独特的机会。”

图片2022年苏富比首场新加坡现当代艺术拍卖会现场

苏富比、佳士得和富艺斯等拍卖行也对新加坡重新产生了兴趣。2022年9月,佳士得宣布扩大东南亚市场投资,并在新加坡展出香港秋季拍卖拍品,拍卖行称这么做是为了“响应东南亚买家在佳士得全球拍卖中日益增长的购藏需求。”2022年8月,苏富比也在新加坡举办了其自2007年后,15年来首场新加坡现当代艺术拍卖会,拍卖总成交额2450万新元,超过拍前估值650万

新元。

自2018年宣布创建以来,Art SG已经历多次推迟,在如今正式启动,事实上不失为一个好的时机。由于新加坡在大流行期间的稳定治理和宽松的防疫政策,这里目前正经历着惊人的财富涌入。“在过去三年里,富裕的中国人、印度尼西亚人和西方侨民群体在新加坡急剧增长,他们将新加坡视作他们的永久基地。”ART SG的联合创始人任天晋(Magnus Renfrew)表示。

总部位于伦敦的投资移民咨询公司Henley&Partners的数据显示,2022年,新加坡是世界第五富裕的城市,亚洲第二富裕城市,仅次于日本东京。同时,新加坡是高净值人士的首选目的地及高净值人群流入最多的国家,位居世界排名第三(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排名第一,澳大利亚紧随其后)。数据显示,新加坡净资产大于100万美元的百万富翁在2030年将增长到13.4%。换言之,该国将成为亚太各国百万富翁比例最高的地区。

新加坡的普通法体系、宜商监管制度和低税率是吸引大量财富与高净值人士与超高净值人士流入的主要原因。在新加坡,若向公共慈善机构(包括博物馆与美术馆)捐赠,即可享受250%的税收减免,此外,新加坡没有资本利得税,并于2008年废除了遗产税。

可变资本公司在新加坡的数量于近年极速增加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根据《金融时报》2022年8月的报道,疫情爆发之后,越来越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富豪向新加坡转移。2021年,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到2020年底,新加坡约有400家家族办公室(一种私人投资公司形式),比一年前增加了一倍。

新加坡还拥有占地30000平方米的新加坡自由港(Le Freeport Singapore),这座储藏仓库被称为 “亚洲的诺克斯堡”,旨在模仿瑞士的安全和税收政策,最初意在吸引蓬勃发展的中国市场,现在同样为新加坡及亚太地区的艺术市场提供阵地。2022年,中国加密货币亿万富翁吴忌寒买下新加坡自由港,据说价格为2840万美元。吴忌寒是比特大陆的共同创办人,现任比特小鹿集团董事长,生于1986年,是亚洲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之一。

“在过去,新加坡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贸易港口,现在的新加坡已经成为航空枢纽、主要银行中心、亚洲的基建重镇,以及通往东南亚的门户。”杨淑茵表示。新加坡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所带来的交通便利及政治稳定性,使其作为金融中心的声誉日益增长,这与其强劲的文化投资交织在一起,正推动新加坡逐渐成为东南亚乃至亚太地区新兴的艺术市场中心,并在关注本土的同时,也面向更加国际化的交流与联结。

娜塔莎·通蒂, 《火焰中的花园;恻隐的空白》,2022年,第七届新加坡双年展“娜塔莎”展览现场 图片来源:新加坡美术馆提供

ART SG同时也是在今年迎来第十一届的新加坡艺术周的主要艺术市场平台,艺术周期间(2023年1月6日至15日),新加坡各地将举行超过130场活动,同期于去年10月开幕的第七届新加坡双年展“娜塔莎”(Natasha)(展至2023年3月19日)将免费向公众开放。由四位来自不同地区的女性担任艺术总监,本届双年展以一个名字,而非一个标题命名,旨在改变人们对双年展作为大型主题展览的看法,触发一种新的与世界建立关系的方式。本届双年展摆脱了往届新加坡双年展中典型的东南亚关注,四位艺术总监在一份联合声明中指出:“虽然东南亚地区仍是新加坡双年展的直接语境,但本届双年展将穿越陌生地形,超越地理本身。为了理解和解决人类面临的紧迫问题,双年展将设想如何在不依赖奇观的情况下与公众建立联系。”

双年展的主展馆位于新加坡美术馆(Singapore Art Museum)2022年在丹戎巴葛分销园(Tanjong Pagar Distripark)开幕的新空间中,该空间旨在呈现更具实验性与多学科的当代艺术内容。美术馆所处的仓储大楼,也是众多艺术画廊与快闪展的聚集地。

第五届S.E.A. Focus以“a world, anew”为主题,展会入口,2023年 图片来源:S.E.A. Focus

作为新加坡艺术周的另一重要活动,S.E.A. Focus艺博会在今年来到第五届,举办时间与艺术周同步。S.E.A. Focus艺博会所在的艺术园区吉门营房(Gillman Barracks)建立于1936年,最初为英国军营所在地。2012年在经过一翻修复后,由新加坡经济发展局、裕廊国际(JTC Corporation)与新加坡国家艺术委员会(National Arts Council)共同打造为当代艺术园区,现在是香格纳画廊、 大田秀则、FOST Gallery、Yavuz Gallery、Yeo Workshop等众多国际与本土画廊的所在地。

S.E.A. Focus艺博会在新加坡国家艺术理事会的委托下由STPI Creative Gallery & Workshop发起与组织,作为新加坡艺术周的焦点,旨在以策展形式展示东南亚的画廊和艺术家,并参与到将新加坡建设成一个全球艺术枢纽的努力中。STPI是一个致力于推进版画和纸本作品的非营利与画廊销售模式结合的综合体,与新加坡国家美术馆与新加坡美术馆并列成为新加坡国家视觉艺术集群的重要部分。该机构初创于2002年,在新加坡政府计划“文艺复兴城市计划”的荫蔽下创立,该计划于2000年启幕,冀望新加坡成为“21世纪亚洲文艺复兴的核心城市,以及全球化世界中的文化中心”。

STPI Creative Gallery & Workshop外景 图片来源:SPTI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Singapore)成立于2015年,经10年酝酿,耗资5.32亿新元,这也使新加坡成为东南亚第一个建立全球性机构来展示东南亚和国际艺术的城市。如今,新加坡国家美术馆是世界上拥有最大体量东南亚现代艺术品的机构,拥有超8000件藏品。1月13日,中国水墨艺术家刘国松迄今最大规模个展“实验悟道”即将在这里开幕,以庆祝艺术家跨越70年的艺术实践。

新加坡国家美术馆外景 图片来源: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新加坡国家艺术委员会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自其创立以来,持续将艺术文化作为一种国家建设的形式。双年展、美术馆与博物馆、画廊、艺术空间的通力合作构建了新加坡的艺术生态系统,在国家文化与财政积极推动下,独立运营的艺术机构、新近涌入的国际画廊和艺术空间,都在为新加坡的艺术生态的多元化带来新的可能。

新加坡在未来将不仅仅作为东南亚的金融口岸,也将与香港、上海、东京、首尔等国际都市一同竞争成为亚洲最具投资与艺术发展潜力的地区中心城市。

(文章来源于TANC)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本文为发布者自行发布,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
如有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请联系本站,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谢谢!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